古诗词及赏析?是什么意思?

望庐山瀑布2113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5261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赏析:4102
这首诗中,有三个字1653用得十分精妙:一个“生”字不仅把香炉峰写活了,也把山间烟云冉冉升起的气象表示出来:一个“挂”字刻画出倾注的瀑布在“遥看”中的形象;一个“落”字点出了瀑布倾注的磅礴的气概。通过这三个字的融合贯串,仿佛庐山瀑布就在眼前。入乎其内,发乎其外。想落天外,形神兼备。这是古人对此诗的评价,在众多的望瀑诗中此诗可谓佳品。
虞美人·听雨2113

蒋捷(南宋)

少年听雨歌楼上5261,红烛昏罗帐。
壮年4102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1653,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作者简介

蒋捷,生卒年不详,字胜欲,号竹山,阳羡(今江苏宜兴)人,咸淳十年进士。擅长词,与周到、王沂孙、张炎并称“宋末四大家”。其词多抒发故国之思、山河之恸 、作风多样,而以凄凉清俊、萧寥疏爽为主。尤以造语奇巧之作,在宋代词坛上独标一格。有《竹山词》。

作品赏析

这是蒋捷自己一生的真实写照。词人曾为进士,过了几年官宦生活。但宋朝很快就消亡。他的一生是在颠沛流离中渡过的。三个时代,三种心情,读来也使人凄然。

这首词作者自己漫长而波折的阅历中,以三幅象征性的画面,概括了从少到老在环境、生涯、心境各方面所产生的宏大变更。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展示的只是一时一地的片段场景,但具有很大的艺术容量,从红烛映照、罗帐低垂这样气氛中引发青春与欢喜的联想,抒发了“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情怀。这样的阶段在词人心目中的印象是永恒而短暂的。以这样一个欢乐的青春图,反衬后面的处境的索漠。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一个客舟中听雨的画面,一幅水天广阔、风急云低的江上秋雨图。而一失群孤飞的大雁。恰是作为作者自己的影子呈现的。壮年之后,兵荒马乱之际,词人常常在人生的苍莽大地上踽踽独行,常常东奔西走,四方漂流。他通过只展现了这样一幅江雨图,一腔旅恨、万种离愁却都已包含其中了。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描述的是一幅显示他的当前处境的自我画像。一个白发老人独自在僧庐下倾听着夜雨。处境之萧索,心情之悲凉,在十余字中,一览无余。江山已易主,壮年愁恨与少年欢喜,已如雨打风吹去。此时此地再听到点点滴滴的雨声,自己却已木然无动于衷了。“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表达出词人无可奈何的心绪,使其“听雨”嘎然而止。

蒋捷的这首词,内容包涵较广,情感储藏较深。以他一生的遭受为主线,由少年歌楼听雨,壮年客舟听雨,写到寄居僧庐、鬓发星星。结尾两句更超出这一顶点,展示了一个新的情感境界。“一任”两个字,就表达了听雨人的心境。这种心境,在冷淡和决绝中透出深化的苦楚,可谓字字千钧。

层次明白,脉络分明,是这首词又一大特点。上片感怀已逝的岁月,下片慨叹目前的境况。按时光次序,歌楼中年写到客舟中壮年,再写到“鬓也星星”的老年,以“听雨”为线索,一以贯之。
鹧鸪2113天 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5261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4102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1653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注释]
(1)彩袖:借代伎俩,指歌女。
(2)拚(pàn判)却:情愿。
(3)剩:尽量,力求到达最大限度。釭(gāng刚):灯。


词作鉴赏

这首词是作者脍炙人口的名作,写词人与一个女子的久别重逢。上片回想当年佳会,用重笔渲染,见初会时情重;过片写别后怀念,忆相逢实则盼重逢,相逢难再,结想成梦,见离别后情深;结尾写久别重逢,竟然将真疑梦,足见重逢时情厚。通篇词情婉丽,读来沁人心脾。晁补之称颂小晏不蹈袭人语,风采闲雅,自成一家,举出“舞低杨柳楼心月”一联,说“知此人必不生于三家村中者。”(见《侯鲭录》)

刘体仁《七颂堂词绎》中云:“‘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叔厚云:”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此诗与词之分疆也。“上片叙写当年欢聚之时,歌女殷勤劝酒,自己拚命痛饮,歌女杨柳缭绕的高楼中翩翩起舞,动摇绘有桃花的团扇时缓缓而歌,直到月落风定,真是激情欢乐,逸兴遄飞。词中用词残暴多彩,如”彩袖“、”玉锺“、”醉颜红“、”杨柳楼“、”桃花扇“等。但是,所有这一切又都是追忆往事,似实却虚,所以更有了一种如梦如幻的美感。

下片叙写久别重逢的惊喜之情。“银釭”即是银灯:“剩”,只管。末二句从杜甫《羌村》诗“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两句脱化而出,但表达更为轻灵婉折。这是因为晏几道作此词是承平之世,而久别重逢的对象亦是相爱的歌女,情形不同,则情致各异。词中说,别离之后,回忆欢聚时境况,常是梦中相见,而今番真的相遇了,反倒疑是梦中。情思委婉缠绵,辞句清空如话,而其妙处更于能用声音配合之美,造成一种迷离惝恍的梦境,有情文相生之妙。

这首词的艺术伎俩是上片应用彩色字面,描摹当年欢聚情形,似实而却虚,当前一现,倏归乌有;下片抒写久别相思不期而遇的惊喜之情,似梦却真,应用声韵的配合,宛如一首乐曲,使听者也仿佛进入梦境。全词不过五十几个字,而能造成两种境界,互相弥补配合,或实或虚,既有彩色的残暴,又有声音的谐美,足见晏几道词艺之高妙。
下载APP,抢鲜体验 应用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 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