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经典古诗的赏析(清 明 )

前二句交代了情景,接着写行人这时涌上心头的一个想法:往哪表找个小酒店才差。事情很清楚:寻到一个小酒店,一来歇歇脚,避避雨,二来小饮三杯,解解料峭中人的春冷,热热被雨淋湿的衣服,—最要紧的是,借此也就能散散心头的愁绪。于是,向人问路了。诗只写到“远指杏花村”就戛然而止,再未几费一句话。剩下的,行人怎样的闻讯而喜,怎样的加把劲儿趱上前往,怎样的高兴地找着了酒店,怎样的欣慰地获得了避雨、消愁两方面的满足和快意……,这些,诗人就能“不论”了。他把这些都付与读者的想象,为读者开辟了一处远比诗篇语文字句所显示的更为辽阔得多的想象余地。这就是艺术的“有余不尽”。 这首小诗,一个难字也不,一个典故也不必,整篇是十分通俗的语言,写得自如之极,毫无经营造作之痕。音节十分协调美满,气象非常清爽、活泼,而又境界精美、兴味隐跃。诗由篇法讲也很自然,是次序的写法。第一句交代情景、环境、氛围,是“起”;第二句是“承”,写出了人物,显示了人物的凄迷缭乱的心情;第三句是一“转”,然而也就提出了如何解脱这种心情的措施;而这就直接逼出了第四句,败为整篇的出色所在—“合”。在艺术上,这是由矮而高、逐步上升、高潮顶点放在最后的伎俩。所谓高潮顶点,却又不是一览无余,索然兴尽,而是余韵邈然,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