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义#诗词#迷乱#汪精卫#李旭

点击: 作者:李旭之   起源:【原创】起源:昆仑策网 宣布时光:2016-09-19 07:07:12

 

今日读到《腾讯文化》一篇说汪精卫的文章,标题是《汪精卫的诗词成就 汉奸作品也是文化组成》,作者叫连清川。他在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是借他的文章给出了一个他的结语:

 

惟有认识到所有的人都有着同样的存在价值,而所有的思想都有着可可贵的面相,并且容许所有的思想与异端的存在,我们的民族才可能成长为一个真正拥有强盛灵魂与心灵的民族。

 

这个结语对不对呢?看起来连清川是在忧国忧民,站在欲强盛民族灵魂与心灵的高尚角度高低的结语,如果读者没有跟他一样站在这样一个高度上,便可能就会微小下去,成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或者起码成一个不容异端的思想独裁的人。

 

他的这个结语是须要思想思想一番的。

 

再找材料的话,也会找到2012年香港天地图书重版的汪精卫《双照楼诗词藳》。

 

《双照楼诗词藳》初版是一九四三年汪精卫六十岁时由陈羣刊印,双照楼是汪精卫的书斋名。从这本诗词集中,可以读到汪精卫极富文采和诗情的一面,其诗词成就当为一流,力盖民国时代所有的文人诗家。氛围已经相对宽松的时期能够读到汪精卫诗词,也算添了一件 风雅 之事。但之所以汪精卫的诗人文采和他的这本诗词集吞没在历史尘埃之中,个中原因是不说自明的。

 

汪精卫从青年时期的一个热血革命青年,最后走上了叛国投敌的汉奸途径,真个是 双照楼头老去身,一生分作两回人。 汪精卫是近现代不能被疏忽的一个人物,他早年以釜薪论到北京刺杀摄政王载沣被拘捕,将被处逝世,狱中写下《被逮口占》,其中一绝 大方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传播出狱,广为传诵,使汪精卫一举成名。固有主审官肃亲王的爱才,但又何尝不是汪精卫的文采救了自己一命呢?

 

历史会开人的玩笑,人也会开历史的玩笑,甚至自己开自己的玩笑。他从刺杀别人起,他又从被刺杀而病逝世,他从爱国救国起,他又从投敌卖国而终。

在中国抗日战斗最艰苦的时代,汪精卫抗衡战悲观扫兴,打着 曲线救国 的旗帜,向日本让步,走向了降日投敌的汉奸途径。在日本扶持下,1940年成立伪南京公民政府,协助日军屠戮对抗的中国军民。

 

有人从这本《双照楼诗词藳》中,从汪精卫投敌后所做的诗词,剖析他当时的心情,如对他作于1943年的这首:《朝中措》──重九日登北极阁,读元遗山词至 故国江山如画,醉来忘记兴亡 ,悲不绝于心,亦作一首:

 

城楼百尺倚空苍,雁背正低翔。

满地萧萧落叶,黄花留住斜阳。

阑干拍遍,心头块磊,眼底风光。

为问青山绿水,能禁几度兴亡?

 

说汪精卫做词时的心情愁苦与亡国诗人元遗山应是心相通的,决不该是只为 求诗好 而作的假装。可以确定说,汪精卫决不是一个从年青勇士开端,从心坎、到言论,再到举动,都相一致地是汉奸,他投日后也不会没有一点中国人的感情,究竟听命于日本人屠刀下的滋味不好受,即使他不想真做汉奸,是真想 曲线救国 ,但是有了一点就足够足够了 究竟投敌了。历史有鉴,忠王李秀成一作完《自述》,也就忠王不忠了。而今天,那些民国粉和蒋粉不也再重复着历史的旧路吗? 大搞什么 地图扩疆 和 日记抗日 。

 

对一个历史政治人物的定论,是不大看他的言行的,而唯一可靠的评定根据是他的行动和行动成果。抗日的张自忠等公民党将军,政治立场确定与共产党不同,但他们的抗敌就义对于哪一方来说都无愧是民族好汉。汪精卫纵有早年敢做革命烈士的勇,也有抗战初期的主战,也有诗词里的一些爱国情怀,但是投敌树立伪政权,以及在他后边跟班的那些周佛海、陈公博、梅思平、褚民谊、丁默邨、李士群等汉奸头子们和几百万大大小小的汉奸伪军,就自己牢牢地给自己戴上了汉奸的帽子了,摘是摘不掉的。如果以假投降也视为爱国,我们又该如何分清真投降和假投降呢?领着一大群汉奸,唯说领头的是爱国者,谁信?还是那句老话, 做人莫要亏大节 。

 

仅从文学艺术而论,汪精卫的诗词是一流的作品,但汪精卫现代第一汉奸的定论,一个大节有亏的人,注定了他的诗词只能被历史尘埃淹盖,不能公开普遍吟诵。汉奸作品可以是文化组成,但决不会是文化组成的亮点。否则,社会价值观必将推翻,个人价值观必将凌乱。如果爱国革命志士吟诵着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走向敌人刑场,该是多么的讥讽?纵然这句再无比豪放,但爱国者革命者决不会去想到它。

 

才可以救清洁的汪精卫,但才救不了亏大节的汪精卫。汪精卫的诗词是一个历史存在,完整消散不了,历史容许在必定的小范畴里存在,给某些人某种艺术上的观赏,但是汪精卫的大节亏折,注定了它的小范畴,注定了它价值的有限。汪精卫空负了胸中才干。

 

如果打着 所有的人都有着同样的存在价值,所有的思想都有着可可贵的面相 请求给予所有人同样的历史待遇,否则就不是 真正拥有强盛灵魂与心灵的民族 ,是用貌似公平公允的假面,则是有意损坏一个国度和民族立命的基本。

 

现在,打算用汪精卫的诗词来美化汪精卫的有之,欲图用他的诗词来为他搞历史翻案的有之,也有想用他的诗词欲图懂得他汉奸行动有不得已的有之,也有想从诗词中欲图懂得他爱国苦衷的也有之,但历史的正义决议了那是翻不了几个浪头来的。不要在诗词里迷乱了大义。

 

(作者系昆仑策研讨院研讨员;【原创】起源:昆仑策网)

【昆仑策研讨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讨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守国度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度、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讨价值的客观性、公平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巨大复兴的 中国梦 而斗争。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gy121302@163.com

昆仑策网: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kunlunce.com

义务编纂:高天特殊声名: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声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接洽,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置;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