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优美,描写树的优美句子

描述大树的优2113美句子
1)
一棵棵5261松树,褐色的树干,足有碗口4102粗,笔挺笔挺的1653,满树的松叶绿得可爱,活像一把张开的绿绒大伞,风一吹,轻轻摇曳。
2)
在我们面前耸立着一棵高大的枫树,这棵树像一个顶天立地的伟人,又像一个威武的哨兵,粗大、笔挺的树干直插云霄,树尖上,一簇簇红色的枫叶,像一团火焰。
3)
大槐树长着圆形的枝盖,挂满了黑绿色的叶子,开着一串串白中透黄的花朵,散着清香,像是一个天然的大帐篷,遮住偏西的阳光。
4)
那株雪松,伸腰立枝,像一座高耸入云的宝塔,既挺立,又旺盛,连每一棵松针都是气昂昂的。
5)
月光下,这棵古槐叶子是那样葱郁,枝干是那样粗壮,远远望去,真像一位手执利剑的勇士,又像一个顶天立地的伟人。
6)
映入眼帘的是一棵挺立高大的梧桐树,它比层楼还要高,必需仰视才干看到它那像把大伞似的树冠;它像忠诚的卫士,日日夜夜守护在校园里,“捍卫”我们可爱的校园。
7)
美人松的树干挺立,扶摇直上青天,凌空展开她的绿臂,远眺像个漂亮的姑娘。
8)
春风一阵暖似一阵,桑芽冒出来,翠生生、水灵灵的,绿得鲜嫩,绿得喜人。
9)
那柏树的主干挺立,没有一点曲折,枝叶茂密、厚实,尖尖的树顶插入白亮的夜空。
10)
秋天悄悄来到人间,许多树的叶子发黄了,随着阵阵秋风,纷纭扬扬落下,而枇杷树不但翠绿,活力勃勃,而且又孕含着未来的花苞去,真像粉红、银白色的云彩。
1)
无花果树长得非常旺盛。浅棕色的树干,左右分枝,向上伸展着,上部长着碧绿的叶子。凌晨,初升的太阳发出残暴的辉煌,无花果树在阳光下舒枝展叶,好像和我一起做早操。
2)
银杏是木本植物,它们年复一年地生长着。在每一个季节中,他们都有自己奇特的变更。
3)
远处,一座座山峰峰谷相连,绿树笼罩,像翻着巨浪的大海。
4)
已是掌灯的时候,门外的两株大槐象两只极大的母鸡,张着慈善的黑翼,仿佛要把下面的五六户人家都盖覆起来似的。
5)
有一棵高大的松树,孤零零地,象一个被遗忘的哨兵伸着它那愁闷的头和它那盘曲的丫枝和枝头扇形的簇叶,周身被催人衰老的西北风吹得枯干龟裂。
6)
梧桐树和菩捉树的叶子在疾风中纷纭凋零了。每吹过一阵寒风,经霜的树叶猝然脱离树枝,象一群飞鸟一般,在风中飞舞。
7)
杉树枝头的芽簇已经颇为肥壮,嫩嫩的,映着天色闪闪发亮,你说春天还会远吗?挺立英俊的椰子树,不时在风中摇曳着碧玉般的树冠。
8)
夏天,金水河岸的一排高大的白杨树,象几十个伟人一样矗立在邙山下。它直挺挺的身子,在天空伸长着,密密丛丛的深绿色叶子,在太阳下闪着夺目标光荣。哪怕是再小的风吹来,它总要向山谷发出咆哮,总要放开喉咙给白杨树村的人歌颂。
9)
山上简直是树的海洋,山顶上那参天的杉树,像是紧张的战士矗立在悬崖峭壁之上;山坡上四季常青的油茶树,一到秋天,挂满了又红又大的果实;万古长青的松树伸展着苍劲的枝干,山脚下大樟树撑起绿阴大伞,上面有千百只鸟雀飞跃、歌颂。
10)
远远的,我闻到了扑鼻的香气,一阵爽飒的风儿吹过,瞧,那一棵棵婆娑的桂花树,随风摇曳起来了。秋天,杨树叶子黄了,挂在树上,好像一朵朵黄色的小花这榆树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来了风,这榆树先啸;来了雨,大榆树先就冒烟了。太阳一出来,大榆树的叶子就发光了,它们闪耀得和沙滩上的蚌壳一样了。
11)
大槐树长着圆形的枝盖,挂满了黑绿色的叶子,开着一串串白中透黄的花朵,散着清香。象是一个天然的大帐篷,遮住偏西的阳光。从树叶间筛下来的花花达达的光点,跳跳跃跃地撒在他们的身上和脸上。这个处所原来十分风凉,这会儿风凉也有一种撩拨人心火的力气。
12)
柳树舒展开了黄绿嫩叶的枝条,在微微的春风中轻柔地拂动,就像一群群身着绿装的仙女在翩翩起舞。夹在柳树中间的桃树也开出了鲜艳的花朵,绿的柳,红的花,真是美极了!
13)
苹果树树干上长满了干苔,它那参差不齐的光秃的枝上装点了几片泛红的绿叶,曲折地伸向空中,好象老年人的向人哀求的、齐肘拐弯起来的胳膊一样。
14)
荔枝树在春风中悄悄发芽了,嫩绿的叶子探出了披针形的小脑袋,新奇地望着周围美妙的春光。经过春雨的滋润,阳光的照射,椭圆形的树叶茁壮成长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油光发亮,十分逗人爱好。
15)
山原中长满了绿得醉人的树林。有四季常青的松柏,高大挺立的白杨,还有万条丝绦的柳树,那柳树舒展开了黄绿嫩叶的枝条,在微微的春风中轻柔地拂动,就像一群群身着绿装的仙女在翩翩起舞。
16)
夏天,核桃树树杈上的嫩叶变成了旺盛的枝叶,那些像小扇子一样的叶子组成了一把大绿伞,把阳光遮得严严实实,送给人们一片阴凉。
17)
柿子树上缀满了沉甸甸的柿子,这些红得透亮的柿子,像一个个小红灯笼,在繁密而又苍翠的冬青树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鲜艳可爱。
18)
松树宛如一团乌云,浓得吹不进风去;而那针叶缝里,却挂着一串硕大的松塔。
19)
这株大榕树,每一片叶子都绿得发蓝,在阳光的映照下,满树好像垂挂着无数忽明忽暗的蓝宝石。
20)
这漂亮的山村像一个装满颜料的调色盆,将各种各样的绿色一下子端到人们面前:碧绿、葱绿、黛绿、豆绿……简直是应有尽有,使人目不暇接。
21)
树木抽出新芽,绿得那么幽香,那么鲜嫩,那么可爱,它无声地向我们传递春天的信息。在那甘甜的春雨滋润下,叶芽渐渐长成嫩绿的叶片,叶片绿得像翡绿似的,一阵春风吹过,无数的小叶片动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22)
原野中的泥土搀杂着清爽的气息,草叶慢慢地探头,在树根,在灌木丛,在你的脚下,宁静地蔓延着不为人知的浅绿,像淡淡的水粉。
23)
春天到了,毛毛细雨中,石榴树贪婪地吮吸着春天的甘露;树枝上吐出了小嫩芽,春风吹来,嫩芽渐渐地变成了小绿叶儿,满树的绿叶在微风中飒飒做响。
24)
漫山遍野的青松,像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在绿色的海洋里,一株株年青的松树碧绿滴翠,亭亭向上。
25)
苦楝树长着高高的树干,密密的树叶,开着雪白的小花,从远处看,那一簇簇白色的小花就像是天上落下的一片片雪花。
26)
一阵阵风吹过,“沙沙沙”似在低语,“哗哗哗”像在欢笑。各种林木挺立高大,绿树成荫,又有花儿映衬,把全部山原装扮得分外妖娆。
27)
远处的小树林闪着绿幽幽的光,在微风中轻轻摇响绿叶,像是唱着一支动人的歌曲。
28)
时光一天天地过去了,发财树已经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足有厘米高了。它的树干上共长出了十八个枝条,像一条条小办膊向四周伸展着,末端的倒卵圆形的叶子就像张开的手掌一样,特殊好玩儿。
29)
我家门前有许多花,不信你看,这朵淡黄的小花,那一穗粉色的花,还有那一大串的玫瑰花,在那边还有很多,正当我愉快地数着五彩缤纷的花时,猛一抬头,我不禁吃了一惊,一棵高两米的树建立在我面前,面对这棵树我尽量平定惧怕的心境,因为夏天已经过去,现在是秋天,大部分叶子都落了,但这棵树依然是绿油油的,活力勃勃,看了让人精力很多。
30)
啊!皂荚树,你是多么漂亮,多么坚强!夏天,你和烈日战役,像一个士兵一样捍卫着我们漂亮、可爱的校园。
31)
再往里走,你会发明操场旁长着三棵高大的榕树,它们粗壮的树干须要五、六个人才干合抱。榕树的枝叶十分茂密,太阳光也只能点下几点。
32)
村里有一棵树,就坐落在我家前面的空地前。长的格外旺盛,高大挺立,郁郁葱葱。鸟儿在那搭窝,在枝头上高歌,人们在树底下和着鸟叫声谈笑风生。可如今,事往人昔。每每到这树长得旺盛的时候,望着窗外那摇曳多姿的绿叶,村里那棵树的悲惨命运总是在不经意间摇进我的心里。
33)
汽车飞速向前,又看见远处又有许多棵这样的树,我想,我是数不清了,这样的树蔓延了好远,直到路的止境……忽然看见一棵树倒在路旁,却始终没有接触到地面,我想他是不情愿吧,我不禁为这棵树的命运而唏嘘。
34)
我的老家,房前屋后长满了许多果树,有桃树、杏树、柿子树和苹果树。然而,我最爱好的还是那几棵长在老家门前的柿子树。
35)
柳树粗壮的根被吞没,我本认为树被淹逝世了,正转身要走,发明水位再降,不一会儿,根便露了出来,其它树也这样做,终于水被“吸”完了,树都挺直了腰,扎深了树根,甩了甩水。
36)
故乡的柿子树,你不与桃李争春,不与百花争艳,没有柳树婀娜,没有杨树的挺立,你英勇的张开自己的臂膀,挚爱着脚下的土地,长成故乡的一道景致线!雨来你傲然而立;风过,你挥手致意;直到枝头挂满血红的灯笼,你才又被人们想起!你老实、你厚道、你坚韧、你拙朴,你求于人少而奉献人多!
37)
忽然我闻见了一股幽香,我随着这股幽香走到了张氏宗祠的大门前,看见了门前有一颗桂花树。只见这棵桂花树枝干粗壮,而且伸向四面八方,浓密的树叶绿的发亮。远看桂花树,好像密切的一家人在谈话。近看桂花树,好像一个小泵娘用绿色的蝴蝶结在扎头发。漂亮极了!我伸出手接住了飘落的桂花,放在鼻子旁边闻······
38)
垃圾池后的小峭壁。不是很高,也不是很低,也不是很高,却很陡,他包容着无数凹凸不平的石块,再往上看看,有棵酸枣树矗立在其中。还结出了一颗颗令人垂诞三尺的酸枣,它的枝叶是如此茂密。如果是长在平坦的土地上,会不会更旺盛?
39)
可怜的小树上,枯黄的叶子已经发卷,卷的想辣椒似的。这棵树的叶子是爱心形的,它的堇是深绿色的,叶膜是浅绿色的。我还发明有许多叶片的叶膜和叶堇被吃出一个个大洞必定是被可恶的小虫咬的,我必定不会放过它。
40)
我家的中之王是不高不矮,棕色和灰色相间,无花果长的圆圆的,不大不小,结到了七八月之间成果。无花果是一个果实树,无花果树是一个爱成果的树,每一年最少结-个,是我最爱好的树。
41)
窗外的那棵树,是一棵饱经风沙的树;窗外的那棵树,是一棵不显眼的树;窗外的那棵树,是一棵尽力吸取养分的书;窗外的那棵树,是一棵为盼望而成长的树;窗外的那棵树,最终成为一棵活力勃勃,枝繁叶茂的树!
42)
柳树,它身姿宏大,树叶枝繁叶茂,它的树枝很长,长得都快靠地,树枝上的嫩叶很青翠,是夏天乘凉的好处所。柳树它那宏大的身材和枝叶像巨大的妈妈一样怀抱着我们。
43)
“痒痒树”为什么会怕痒呢?因为“痒痒树”的木质比拟坚硬,最大的特色是枝干的根部和梢部差不多粗细,那样的话就有别于一般树干下粗上细的特色,也就是说,紫薇树的上部比一般的树要重些,也就决议它容易摇晃,当我们用手指挠它的枝干时,摩擦引起的震撼很容易通过坚硬的木质传导到枝干的更多部位,于是就容易引起摆动。
44)
回家后,经讯问,我知道了那是柳树,它的意志力很坚强,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很平静,“真的是这样吗?”我有些怀疑,正想时,外面响起了雷声,暴风雨来了,柳树见变了天,本能地将树叶合拢来,看到这种情景,我舒了一口吻。
45)
树生长在哪里,哪里便是树的家呀!树不会移位,哪怕一丝一毫的偏差也未成有过。雨落下,打落枝叶,枝叶又再长出来日不落,晒蔫幼蘖,幼蘖又再伸展开来。树是世袭的土着不曾更改,而我们呢?
46)
看一棵树,是看不到树根的,我说的当然不是将其刨根挖起观看。因为它的生长方向是有逆于土层上部的树干与树叶的。它蔓延着,吸取着更深一层土壤的养分,更有力、更扎实的抓牢每一寸土地。大估它知道,根深才干叶茂,唯有自己尽力夯实基本,才会有触碰天际的翅膀。
47)
冬天,操场上更是漂亮,积雪虽压弯了树枝,却仍没折断,它,象征着我们的勇气。
48)
雨后出彩虹,柳树把最挺立的姿态展示在人类面前,一会儿,太阳出来了,柳树挺得更直了,好像在说:你们知道吗?彩虹是为我们出来的。”所以,要想战胜心中的那堵墙,就必需有勇气!
49)
海棠果树开出的花是白色彩的,一朵花上面大约有七八片花瓣,里面有几只花蕊,等着蜜蜂去采蜜。
从远处开去,就像是天边2113升起了一抹金色霞光。5261走近时,你会发明,在这金灿4102灿的1653银杏叶丛中,还有着许多若隐若现的小白点。

高高的椰子树像一把太阳伞,总是向海倾斜着,微微地弯着腰。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零落梅花过残腊,故园归去又新年。

六月的森林里,开满了各色各样的野花,残暴得像撒满了宝石,铺上了锦缎。

落尽了叶的杨树、榆树、槐树,向灰沉沉的苍穹伸张着炭条似的枝杈。

那斑驳的树影清楚地投在小路上,好似一幅幅浓淡相宜的剪纸画。

那些树叶在空中回旋,时而飞上天,时而落下地,好像在和大家捉迷藏。

那椰子树叶像长长的羽毛一样,有风时树影婆娑,没风时也飘逸秀美。

那叶,是一只只漂亮的蝴蝶;那花,是一个个捉迷藏的孩子;那果,是一位位套着黄色大衣的姑娘。

您瞧!一阵秋风吹过,银杏树叶纷纭扬扬地从树上飘落下来,宛如无数只金色的蝴蝶在空中漫天飞舞。同窗们高兴地叫嚷着,快活地追逐着这一只只“金色的蝴蝶”。
句子
.
.1、五月的微风,飘着道边槐2113花的清芬,轻5261轻地吹拂着路人的4102面颊与发鬓,吹拂着人1653们的胸襟,温顺的慰抚,有如慈母的双手。

2.夜已经很静了,凉飕飕的小风,一股儿一股儿地从支开的窗子上吹进来。那风,带着露水的潮气,也带着麦熟的香味儿,吹在庄稼人的心田上,比含着一块冰糖还甜呀

3.风抚弄着庄稼,时而把它吹弯,时而把它扬起,仿佛大地在进行有节奏的呼吸,那一档档成熟的小麦也都有了性命,风从那边来,传来麦穗与麦穗间的细语。

4.我闭紧嘴,风却像是一只有力的手,窒息着我的呼吸,强迫我不时地张一张嘴。就在这一霎时,它也会往我的口腔里扬一把土,相似一个恶作剧的孩子。

5.三月睛明的午后,空气真是融和得很,温暖的微风不知道在什么处所酝酿出来的,带着一种不可捉摸的醉意,使人感受着了怪适意不过,同时又像昏昏迷迷的想向空间搂抱过去的样子
从远处开去,就像是天边升起了一抹金色霞光。走近时,你会发明,在这金灿灿的银杏叶丛中,还有着许多若隐若现的小白点。

高高的椰子树像一把太阳伞,总是向海倾斜着,微微地弯着腰。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零落梅花过残腊,故园归去又新年。

六月的森林里,开满了各色各样的野花,残暴得像撒满了宝石,铺上了锦缎。

落尽了叶的杨树、榆树、槐树,向灰沉沉的苍穹伸张着炭条似的枝杈。

那斑驳的树影清楚地投在小路上,好似一幅幅浓淡相宜的剪纸画。

那些树叶在空中回旋,时而飞上天,时而落下地,好像在和大家捉迷藏。

那椰子树叶像长长的羽毛一样,有风时树影婆娑,没风时也飘逸秀美。

那叶,是一只只漂亮的蝴蝶;那花,是一个个捉迷藏的孩子;那果,是一位位套着黄色大衣的姑娘。

您瞧!一阵秋风吹过,银杏树叶纷纭扬扬地从树上飘落下来,宛如无数只金色的蝴蝶在空中漫天飞舞。同窗们高兴地叫嚷着,快活地追逐着这一只只“金色的蝴蝶”。
密布在森林里的棒子树都透出了一片新绿。……苔藓中可以看见白色和蓝色的白头翁,还有浆呆和羊齿植物。绵延大雨淋得树皮变软了,散发出一种惬意的气味,而在森林里,在松针和朽木铺成的地面上,则散发出一种辛辣的气息。太阳在树口十和树枝的雨滴上映出一道虹彩,鸟儿便在那上面欢喜地歌颂。

密布在森林里的棒子树都透出了一片新绿。……苔藓中可以看见白色和蓝色的白头翁,还有浆呆和羊齿植物。绵延大雨淋得树皮变软了,散发出一种惬意的气味,而在森林里,在松针和朽木铺成的地面上,则散发出一种辛辣的气息。太阳在树口十和树枝的雨滴上映出一道虹彩,鸟儿便在那上面欢喜地歌颂。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夸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象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也不止象险峰,
/增添你的高度,/烘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需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相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吹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象刀象剑也象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象繁重的叹息,
/又象勇敢的火把/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别,却又毕生相依
/这才是巨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保持的地位,/足下的土地。
风是肆意的,她调皮的吹上你的脸颊,偷偷亲亲你,他拂过你的发梢,牵绊着你,他因绕在你身旁,换抱着你。他仿佛想带着你一腾飞,一旁的小草似起哄一样的点着头,我们就这样笑着,闹着,一个下午。

榕树正在旺盛的时代,好像把它的全体性命力展现给我们看。那么多的绿叶,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点缝隙。那翠绿的色彩,明亮的照射着我们的眼睛,似乎每一片绿叶上面都有一个新的性命在颤动。——老舍《鸟的天堂》
春日的阳光暖暖地撒了一地,和煦的春风仿佛母亲温暖的双手,轻轻地拂过脸颊,有点暖,有点痒,好似猫咪的温唇在心上吻了一下,很舒畅,很柔软。

五月的微风,飘着道边槐花的清芬,轻轻地吹拂着路人的面颊与发鬓,吹拂着人们的胸襟,温顺的慰抚,有如慈母的双手。

2.夜已经很静了,凉飕飕的小风,一股儿一股儿地从支开的窗子上吹进来。那风,带着露水的潮气,也带着麦熟的香味儿,吹在庄稼人的心田上,比含着一块冰糖还甜呀

3.风抚弄着庄稼,时而把它吹弯,时而把它扬起,仿佛大地在进行有节奏的呼吸,那一档档成熟的小麦也都有了性命,风从那边来,传来麦穗与麦穗间的细语。

4.我闭紧嘴,风却像是一只有力的手,窒息着我的呼吸,强迫我不时地张一张嘴。就在这一霎时,它也会往我的口腔里扬一把土,相似一个恶作剧的孩子。

5.三月睛明的午后,空气真是融和得很,温暖的微风不知道在什么处所酝酿出来的,带着一种不可捉摸的醉意,使人感受着了怪适意不过,同时又像昏昏迷迷的想向空间搂抱过去的样子
与推着人走的顺风相比,我更爱好逆风而行。逆着风走,身边呼呼响,犹如军号阵阵,会使人发生一种激越感,那是一种发奋向上、欲罢不能的快活。
逆着风走,看那飞卷的云头,那翻滚的绿浪,那冲动的波澜,那漫天的落叶;听那森林的欢呼,那大海的怒吼,那高山的鸣响,那山雀的哀鸣,会启人沉思,促人发奋,惹人共识,引人向前。
不要怕逆风而行,强盛的风吹走的是人的脆弱和慵懒,而铸成的却是坚韧的体格,无畏的品德,豪畅的情怀,远大的志向。
夏天的风
一天午后,气象格外炎热,我割了大半天的稻子已累得腰酸背疼、头晕目眩了,汗水早已湿透了衣服,黏乎乎地紧贴在身上,难受得几乎令人窒息。
我直起腰来想喘口吻,忽然一阵清风习习地迎面吹来,吹打着我的胸膛,叩击着我的心扉,轻吻着我的面颊,牵动着我的衣襟,渗透了每一个毛孔。好舒坦啊。我结束了劳作,伸展四肢一动不动地迎风矗立着,微闭着双眼,任这不知从何而来的风一阵一阵地拂拭。
这撩人灵魂的风,是那样温顺,那样善解人意。风力不大,但不远处大道两边的白杨树都被它煽动起一派悦耳的飒飒声。触觉与听觉相融合,越发令人沉醉。
繁忙了一天之后,我总爱独自一人迎着风,或沿着田间的小路,或趟着浅浅的河水,漫无目标地踽踽而行。风,轻轻地抚摸着我,像珍藏家抚摸自己心爱的陶罐。当它吹掠过树叶和岩石的时候,也同抚摸我们的面颊时一样充斥爱意。它用好听的声音抚慰我们,像一个守在摇篮边的母亲轻吟夜曲。
大自然真是威力无限,除了日月星云四员“大将”发明出了人类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外,它还有风雨雪雾雷电六个“急先锋”起推波助澜的作用,世上仿佛真有上帝,有天公、天兵天将,主宰着人世间的一切。
先说说风吧。空气的流通发生了风。风的性格很怪僻,当它心平气和的时候,微风轻拂,给人以“风吻”,真像个恋人似的依人。当它发性格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简直成了暴君,令人恐怖。风那种喜怒无常的性格,人类至今还拿它没有措施。
微风天真的时候像个小娃娃,一会儿躺在草地上,嘻嘻地笑着,从这一边滚到那一边;一会儿又到小河里去了,在水面上翻翻筋斗,嬉嬉水,吹出一些花纹,画上一些碧绿色的图案,或者把水面折成折扇一样,叠起来,然后又张开去。
微风是很体贴、爱抚人类及各种动物的。夏天,微风吹散了热气,它像丝绒般轻拂人面,又像扇子一样替你打扇,舒畅得常叫人称颂:真是一阵好风啊!小鸟、小猫、小狗、牛群羊群居住的处所不通风吧,睡觉时会觉得热吗?阵阵微风轻拂过去,动物们舒畅极了,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能发出各种叫声,表现它们的谢意和感谢之情。小船在江河中航行,船夫们划桨,纤夫们拉纤该是很累的吧?自行车上桥也不容易,助他们一臂之力吧。于是轻风微拂,小船的帆扬开了,在河面上顺风滑行;踩车人如有人辅助推了把,轮子滑起来轻松多了,额头的细汗也被微风擦干了。微风还常常爱好抚摸田野里的麦子、稻子,闻闻花朵的香味,与大人小孩握手问好,十分彬彬有礼。
可是,当风放纵发狂的时候,当它疯疯癫癫像发神经病的时候,是它最凶狠的时刻,那时人类将逝世伤,将遭殃。
狂风是蛮横的。当狂风吹过田野的时候,平原大地刹那卷起旋转的黄土,如果是冬天,庄稼都收割完了,草木凋落了,那时,每个村落都赤裸裸地裸露出来。狂风变成没有遮拦的小霸王,打着洪亮的唿哨,狂放地到处奔驰,跑过荒寒无边的野地,跑过空虚的村街,无理地摇撼着庄户人家紧闭的门窗,还不时扬起大把的沙土,撒向谁家的院子。恶作剧时,它还吹倒栅栏上的几块朽木,刮走草屋顶,掀起农妇的衣裙,把鸡群赶得满村乱跑,鸡毛吹得乱蓬蓬的。
当狂风夹着雪进入林海时,会发出阵阵怪啸声。一排排大树摇摇晃晃,树枝咯咯地截断,狂风不住咆哮,方向变更不定,被狂风卷起的雪,像一条无比大的雪龙,在林中狂舞。作家曲波在《林海雪原》中比方狂风卷起的这条雪龙:它腾腾落落,右翻转左,绞头摔尾,朝小分队扑来。林缝里狂喷着雪粉,打在脸上,像石子一样……这样的狂风叫人透不过气来,也说不出话来,更听不见其它的声音。波兰作家显克微支在《十字军骑土》中说:在这旋风的怒号和咆哮声中,只听得一阵阵凄苦的声音,这声音像狼嚎,又像远处的马嘶,有时又像人们在大难之中的呼救声。
当狂风在草原上回旋、号叫、咆哮时,刮得青草发出一片响声。俄国作家契诃夫在《草原》中曾写过狂风:忽然,在停止的空气里有甚么东西爆炸开来了,猛然起了一阵暴风。……灰尘在大道上卷成螺旋,奔过草原,一路裹着麦秸、蜻蜒、羽毛,像一根旋转的黑柱子,腾上天空,遮暗了太阳。在草原上,四面八方,那些野麻跟踉跄跄,跳跳蹦蹦,其中有一株给旋风裹住,像小鸟一样回旋着,飞上天空,变成一个小黑点,不见了。这以后,又有一株飞上去,随后第三株飞了上去。其中两株在空中互相扭住了,仿佛在决斗似的。
狂风肆虐城市时,气象更加悲凉。树枝给吹往一边倒,甚至几十分钟里一次也没有把树枝扭回过来。天上的云被狂风吹得从这一极吹向那一极。狂风卷起的尘土、沙粒,把天空染成了灰黄色,太阳变得阴暗无光。狂风撕碎了店户的布幌,揭净了墙上的招贴,折断了树枝,震碎了玻璃窗,吹断了高压电线杆,吹掉了行人的帽子、吹乱了行人的头发、衣裙,把大树连根拔,把房顶掀翻了。马路上,树枝像藤鞭似的乱舞,不时抽打着行人。行人低着头,掩着脸,上身向前弯着腰,艰苦地行走着。踩自行车的,尽管已用足了力量,那轮子好像粘住似的,难以转动前进。狂风叫着,吼着,回荡着;忽而扯天扯地的直驰,忽而四面八方的乱卷,像个乱撞的恶魔;忽而横扫,袭击着大地上的一切。狂风真是够作威作福了。这时的世界,似乎已不是人类的世界,人类被狂风打得一败涂地,狂风似乎暂时得逞,成了世界的主宰,一切都得听狂风发号施令,而尘灰则是它的爪牙。
台风也是十分令人可怖的,台风往往搀杂着暴雨。作家欧阳山在《三家巷》里刻画过台风的气象:台风一来,秋高气爽的南国就变成一个阴阴森沉的愁惨世界。鲜艳明丽的太阳叫横暴的雨点淋湿了、溶化了,不知掉到什么处所去了。风像一种可怕的音乐,整天不停地奏着。花草扑倒在地上。树木狂怒地摇摆着,互相揪着、扭着,骂着、吵嚷不休,满天的黑云像妖魔一般在空中奔驰,使唤雷、电和石头似的雨点互相攻击……
狂风吹到大海,就成了飓风。那时,风暴到达了它的最高点。它不但恐怖,而且可憎。大海的翻腾一直到达了天穹。天上,乌云密布,在发怒;地下,海面的飓风在发狂。满天在吹气,全部大海像煮沸了似的,全是泡沫,全部世界天旋地转,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恐怖的了,这是最凶狠的时刻,风简直成了倒行逆施的暴君,给人类造成宏大的经济丧失。
风的能量是极其大的,人类为了驯服风,已经动了许多头脑,例如,增强景象预报,加固防洪墙,树立风力发电站等等。
与推着人走的顺风相比,我更爱好逆风而行。逆着风走,身边呼呼响,犹如军号阵阵,会使人发生一种激越感,那是一种发奋向上、欲罢不能的快活。
逆着风走,看那飞卷的云头,那翻滚的绿浪,那冲动的波澜,那漫天的落叶;听那森林的欢呼,那大海的怒吼,那高山的鸣响,那山雀的哀鸣,会启人沉思,促人发奋,惹人共识,引人向前。
不要怕逆风而行,强盛的风吹走的是人的脆弱和慵懒,而铸成的却是坚韧的体格,无畏的品德,豪畅的情怀,远大的志向。
夏天的风
一天午后,气象格外炎热,我割了大半天的稻子已累得腰酸背疼、头晕目眩了,汗水早已湿透了衣服,黏乎乎地紧贴在身上,难受得几乎令人窒息。
我直起腰来想喘口吻,忽然一阵清风习习地迎面吹来,吹打着我的胸膛,叩击着我的心扉,轻吻着我的面颊,牵动着我的衣襟,渗透了每一个毛孔。好舒坦啊。我结束了劳作,伸展四肢一动不动地迎风矗立着,微闭着双眼,任这不知从何而来的风一阵一阵地拂拭。
这撩人灵魂的风,是那样温顺,那样善解人意。风力不大,但不远处大道两边的白杨树都被它煽动起一派悦耳的飒飒声。触觉与听觉相融合,越发令人沉醉。
繁忙了一天之后,我总爱独自一人迎着风,或沿着田间的小路,或趟着浅浅的河水,漫无目标地踽踽而行。风,轻轻地抚摸着我,像珍藏家抚摸自己心爱的陶罐。当它吹掠过树叶和岩石的时候,也同抚摸我们的面颊时一样充斥爱意。它用好听的声音抚慰我们,像一个守在摇篮边的母亲轻吟夜曲。
大自然真是威力无限,除了日月星云四员“大将”发明出了人类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外,它还有风雨雪雾雷电六个“急先锋”起推波助澜的作用,世上仿佛真有上帝,有天公、天兵天将,主宰着人世间的一切。
先说说风吧。空气的流通发生了风。风的性格很怪僻,当它心平气和的时候,微风轻拂,给人以“风吻”,真像个恋人似的依人。当它发性格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简直成了暴君,令人恐怖。风那种喜怒无常的性格,人类至今还拿它没有措施。
微风天真的时候像个小娃娃,一会儿躺在草地上,嘻嘻地笑着,从这一边滚到那一边;一会儿又到小河里去了,在水面上翻翻筋斗,嬉嬉水,吹出一些花纹,画上一些碧绿色的图案,或者把水面折成折扇一样,叠起来,然后又张开去。
微风是很体贴、爱抚人类及各种动物的。夏天,微风吹散了热气,它像丝绒般轻拂人面,又像扇子一样替你打扇,舒畅得常叫人称颂:真是一阵好风啊!小鸟、小猫、小狗、牛群羊群居住的处所不通风吧,睡觉时会觉得热吗?阵阵微风轻拂过去,动物们舒畅极了,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能发出各种叫声,表现它们的谢意和感谢之情。小船在江河中航行,船夫们划桨,纤夫们拉纤该是很累的吧?自行车上桥也不容易,助他们一臂之力吧。于是轻风微拂,小船的帆扬开了,在河面上顺风滑行;踩车人如有人辅助推了把,轮子滑起来轻松多了,额头的细汗也被微风擦干了。微风还常常爱好抚摸田野里的麦子、稻子,闻闻花朵的香味,与大人小孩握手问好,十分彬彬有礼。
可是,当风放纵发狂的时候,当它疯疯癫癫像发神经病的时候,是它最凶狠的时刻,那时人类将逝世伤,将遭殃。
狂风是蛮横的。当狂风吹过田野的时候,平原大地刹那卷起旋转的黄土,如果是冬天,庄稼都收割完了,草木凋落了,那时,每个村落都赤裸裸地裸露出来。狂风变成没有遮拦的小霸王,打着洪亮的唿哨,狂放地到处奔驰,跑过荒寒无边的野地,跑过空虚的村街,无理地摇撼着庄户人家紧闭的门窗,还不时扬起大把的沙土,撒向谁家的院子。恶作剧时,它还吹倒栅栏上的几块朽木,刮走草屋顶,掀起农妇的衣裙,把鸡群赶得满村乱跑,鸡毛吹得乱蓬蓬的。
当狂风夹着雪进入林海时,会发出阵阵怪啸声。一排排大树摇摇晃晃,树枝咯咯地截断,狂风不住咆哮,方向变更不定,被狂风卷起的雪,像一条无比大的雪龙,在林中狂舞。作家曲波在《林海雪原》中比方狂风卷起的这条雪龙:它腾腾落落,右翻转左,绞头摔尾,朝小分队扑来。林缝里狂喷着雪粉,打在脸上,像石子一样……这样的狂风叫人透不过气来,也说不出话来,更听不见其它的声音。波兰作家显克微支在《十字军骑土》中说:在这旋风的怒号和咆哮声中,只听得一阵阵凄苦的声音,这声音像狼嚎,又像远处的马嘶,有时又像人们在大难之中的呼救声。
当狂风在草原上回旋、号叫、咆哮时,刮得青草发出一片响声。俄国作家契诃夫在《草原》中曾写过狂风:忽然,在停止的空气里有甚么东西爆炸开来了,猛然起了一阵暴风。……灰尘在大道上卷成螺旋,奔过草原,一路裹着麦秸、蜻蜒、羽毛,像一根旋转的黑柱子,腾上天空,遮暗了太阳。在草原上,四面八方,那些野麻跟踉跄跄,跳跳蹦蹦,其中有一株给旋风裹住,像小鸟一样回旋着,飞上天空,变成一个小黑点,不见了。这以后,又有一株飞上去,随后第三株飞了上去。其中两株在空中互相扭住了,仿佛在决斗似的。
狂风肆虐城市时,气象更加悲凉。树枝给吹往一边倒,甚至几十分钟里一次也没有把树枝扭回过来。天上的云被狂风吹得从这一极吹向那一极。狂风卷起的尘土、沙粒,把天空染成了灰黄色,太阳变得阴暗无光。狂风撕碎了店户的布幌,揭净了墙上的招贴,折断了树枝,震碎了玻璃窗,吹断了高压电线杆,吹掉了行人的帽子、吹乱了行人的头发、衣裙,把大树连根拔,把房顶掀翻了。马路上,树枝像藤鞭似的乱舞,不时抽打着行人。行人低着头,掩着脸,上身向前弯着腰,艰苦地行走着。踩自行车的,尽管已用足了力量,那轮子好像粘住似的,难以转动前进。狂风叫着,吼着,回荡着;忽而扯天扯地的直驰,忽而四面八方的乱卷,像个乱撞的恶魔;忽而横扫,袭击着大地上的一切。狂风真是够作威作福了。这时的世界,似乎已不是人类的世界,人类被狂风打得一败涂地,狂风似乎暂时得逞,成了世界的主宰,一切都得听狂风发号施令,而尘灰则是它的爪牙。
台风也是十分令人可怖的,台风往往搀杂着暴雨。作家欧阳山在《三家巷》里刻画过台风的气象:台风一来,秋高气爽的南国就变成一个阴阴森沉的愁惨世界。鲜艳明丽的太阳叫横暴的雨点淋湿了、溶化了,不知掉到什么处所去了。风像一种可怕的音乐,整天不停地奏着。花草扑倒在地上。树木狂怒地摇摆着,互相揪着、扭着,骂着、吵嚷不休,满天的黑云像妖魔一般在空中奔驰,使唤雷、电和石头似的雨点互相攻击……
狂风吹到大海,就成了飓风。那时,风暴到达了它的最高点。它不但恐怖,而且可憎。大海的翻腾一直到达了天穹。天上,乌云密布,在发怒;地下,海面的飓风在发狂。满天在吹气,全部大海像煮沸了似的,全是泡沫,全部世界天旋地转,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恐怖的了,这是最凶狠的时刻,风简直成了倒行逆施的暴君,给人类造成宏大的经济丧失。
风的能量是极其大的,人类为了驯服风,已经动了许多头脑,例如,增强景象预报,加固防洪墙,树立风力发电站等等。
一眼望去,不着边际的都是绿,粗大的枝干,直耸云霄,只有置身这无尽的深林之中,你才感受到什么是幽邃安静,什么是微小一眼望去,不着边际的都是绿,粗大的枝干,直耸云霄,只有置身这无尽的深林之中,你才感受到什么是幽邃安静,什么是微小一眼望去,不着边际的都是绿,粗大的枝干,直耸云霄,只有置身这无尽的深林之中,你才感受到什么是幽邃安静,什么是微小
这棵老树粗壮挺立虽然它已经很老了,但它仍然那样挺立。对我来说,这棵树很可爱,因为我是居心来看的。这棵树还很美丽,每到秋天大红枣把它装点的非常美丽,绿色的叶子、红色的枣和灰色的树枝加在一起是最漂亮的。
下载APP,抢鲜体验 应用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 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