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的经典诗词。

1、武陵春·春晚

宋代:李清照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译文

恼人的风雨停歇了,枝头的花朵落尽了,只有沾花的尘土犹自散发出微微的香气。抬头看看,日已高,却仍无心梳洗装扮。春去夏来,花开花谢,亘古如斯,唯有伤心的人、痛心的事,令我愁肠百结,一想到这些,还没有启齿我就泪如雨下。

听人说双溪的春色还不错,那我就去那里划划船,姑且散散心吧。唉,我真担忧啊,双溪那叶薄弱的小船,怕是载不动我心坎繁重的忧愁啊!

2、夏日绝句

宋代:李清照

生当作人杰,逝世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译文

生时应该做人中英雄,逝世后也要做鬼中好汉。到今天人们还在悼念项羽,因为他不肯苟且偷生,退回江东。

3、清平乐·年年雪里

宋代:李清照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博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译文

小时候每年下雪,我常常会陶醉在插梅花的兴趣中。后来虽然梅枝在手,却无好心境去赏玩,只是漫不经心肠揉搓着,却使得泪水沾满了衣裳。

今年梅花又开放的时候,我却一个人住在很偏远的处所,而我耳际短而稀的头发也已花白。看着那晚来的风吹着开放的梅花,大概也难见它的残暴了。

4、诉衷情·夜来陶醉卸妆迟

宋代:李清照

夜来陶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远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挼残蕊,更捻余香,更得些时。

译文

夜里大醉之后,来不及卸妆就和衣而睡,发髻上还擂着梅花的残枝。浓郁的花香将我从陶醉中熏醒,心中充斥了无穷的惆怅。因为花香惊破了我的好梦,路途遥远我还没有达到家乡。

夜悄然无声,伴着我的,只有天上的斜月和眼前的翠书。我能干什么呢?只能无聊地用手搓揉着残损的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59b9ee7ad9431333366306566花瓣,闻闻手中的余香,再发会儿呆来消磨这时间。

5、临江仙·梅

宋代:李清照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无穷恨,南楼羌管休吹。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

译文

庭院一层层的有好多层,云簇阁楼的窗户,淡淡的雾气弥漫在四周,春天却迟迟不来。怀念让容色憔悴,只有在夜晚的梦中才干相聚,向阳的梅枝也到了发芽的时节。

梅花风度清癯,南楼的羌笛不要吹奏哀怨的曲调。散发着浓浓的香味的梅花不知道被吹落多少?春日的暖风,别一下就让时光来到杏花盛开的时节了。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打消,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赏析】
这首词作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远离之后,寄寓着作者不忍离别的一腔深情,是一首工巧的别情词作。
词的起句“红藕香残玉簟秋”,领起全篇,上半句“红藕香残”写户外之景,下半句“玉簟秋”写室内之物,对清秋季节起了点染作用。全句设色清丽,意象蕴藉,不仅描绘出四周风景,而且衬托出词人情怀。意境清凉幽然,颇有仙风灵气。花开花落,既是自然界现象,也是悲欢离合的人事象征;枕席生凉,既是肌肤间触觉,也是悲凉独处的心坎感受。起句为全词定下了优美的抒情基调。
接下来的五句次序写词人从昼到夜一天内所作之事、所触之景、所生之情。前两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写的是白昼在水面e68a84e799bee5baa631333330336363泛舟之事,以“独上”二字暗示处境,暗逗离情。下面“云中谁寄锦书来”一句,则明写别后的悬念。接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两句,构成一种目断神迷的意境。按次序,应是月满时,上西楼,望云中,见回雁,而思及谁寄锦书来。“谁”字自然是暗指赵明诚。但是明月骄傲,人却未圆;雁字空回,锦书无有,所以有“谁寄”之叹。说“谁寄”,又可知是无人寄也。词人因惦记游子行踪,渴望锦书达到,遂从遥望云空引出雁足传书的遐想。而这一望断天涯、神驰象外的情思和遐想,无时无刻不缭绕于词人心头。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句,承上启下,词意不断。它既是即景,又兼比兴。其所展现的花落水流之景,是遥遥与上阕“红藕香残”、“独上兰舟”两句相拍合的;而其所象喻的人生、年华、爱情、离别,则给人以悲凉无奈之恨。
下片自此转为直接抒情,用心坎独自的方法展开。“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二句,在写自己的相思之苦、闲愁之深的同时,由己身推想到对方,深知这种相思与闲愁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面的,以见两心之相印。这两句也是上阕“云中”句的弥补和引申,阐明尽管天长水远,锦书未来,而两地相思之情初无二致,足证双方情爱之笃与彼此信赖之深。这两句既是分列的,又是合一的。合起来看,从“一种相思”到“两处闲愁”,是两情的分合与深化。其分合,表明此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其深化,则诉说此情已由“思”而化为“愁”。下句“此情无计可打消”,紧接这两句。正因人已分在两处,心已覆盖深愁,此情就当然难以排遣,而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了。
“此情封锁计可打消,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三句最为世人所称道。这里,“眉头”与“心头”相对应,“才下”与“却上”成起伏,语句构造既十分工整,表示伎俩也十分奇妙,在艺术上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当然,这两个四字句只是整首词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并非一枝独秀。它有赖于全篇的衬托,特殊因与前面另两个同样工巧的四字句“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前后衬映,而相得益彰。
点绛唇——[清] 李清照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干,只是无情感!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注释】

点绛唇:词牌名,因南北朝时江淹《咏美人春游》诗中有“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句而来。明·杨慎《升庵词品》曰:“《点绛唇》取梁江淹诗‘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认为名。”

(李清照)

闺:过去年青女子居住的内室。

柔:一作“愁”。

崔花雨:这里指崔花调落的雨。

无情感:心怀抑郁惆怅,没有兴致。

人何处:所怀念的人在哪里?此处的“人”,当与《凤凰台上忆吹箫》的“武陵人”及《满庭芳》的“无人到”中的两个“人”字批准,皆喻指作者的丈夫赵明诚。

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化用《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之句意,以表达亟待良人归来之望。望断,即望尽,以极多次数凝望,一直望到看不见。

【古诗今译】

一个人独处深院闺房,心中总是积郁着千丝万缕的愁绪。怜惜春天,可春天已经促离去了,就在这底本令人落寞难捱的暮春时节偏偏又下起了几点令人烦恼的雨。

倚着栏杆,眺望远方,无论怎样也无法排解心中的忧烦愁苦。心上的人儿,你现在何方?在这枯草连天的季节,望断天涯,何处才是你回家的路啊!

【赏析】

李清照(1084-约1151),南宋女词人,婉约派女作家。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人。父亲李格非为当时有名学者,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早期生涯优裕,与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收拾。金兵入据中原后,流寓南方,明诚病逝世,境遇孤苦。她的词前期多写其安闲生涯,闺情相思,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有的也吐露出对中原的悼念,作风顿变。情势上善用白描伎俩,自辟蹊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并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大方,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失。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本篇是一首借伤春写离愁别怨的闺怨词,是词人李清照惦记离别的丈夫而作的。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结婚后,二人志趣相投,情感深笃,经常在一起共同校勘书籍,研讨金石文字,以至于到达废寝忘食的田地。夫妻之间如此深厚、默契、美妙的生涯却因丈夫赴职在外而长期分辨,其心坎的感受是可想而知的。这种滋味,她在《凤凰台上忆吹箫》之“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这一词句中也曾有所吐露。

在本篇中,词人通过伤春情景的描述,层层深刻地表达了对丈夫的无穷怀念之情,揭示了怨别与相思这一基础主题。作品分高低两阙,现就词的这一构成特色,按阙逐句领会全词的含义。

上阙,重在写伤春,写主人公面对春天悄然离去之时的无穷伤感的情怀。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作品开篇以抒情笔调切入主题,再现了主人公独守深闺,孤独寂寞,怀念亲人,愁情不绝,柔肠寸断,叫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状。“柔肠一寸”就“愁千缕”,足见主人公寂寞愁苦、深情绵长、怀念之情无可排遣的水平已经到了极致。

“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这是一句经典的环境描述,意在衬托主人公忧愁的心情。底本令人怜惜且最能给人带来盼望的春天却走了,这倒也罢,偏偏又下起了摧残鲜花的暮春之雨,此景中的主人公心绪怎还能好得起来呢。此外,这惜春也蕴涵着词人怜惜青春年华的心理。

下阕,重在写伤别,抒写主人公对心上人强烈的怀念和盼归之情。

“倚遍栏干,只是无情感!”独处深闺,浮上心头的是“寂寞”,是“柔肠一寸愁千缕”,无奈之下,只好走到闺房外面,看看外面的景致,也好排遣心中的忧烦愁思。可是“倚遍栏杆”,极力凝望远方,毕竟还是没有好心绪。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自己的丈夫远在他乡,望不见,心思又放不下。由此景此情引出下文的“人何处”,此为由景及人之蓄势与铺垫。

“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这一句是写主人公遥望远方,渴望丈夫归来的情况。上文的凭栏远眺,看到丈夫归来的影子了吗?没有,目所能及的只有苍苍远山,只有茫茫春水,只有“连天衰草”,人在哪儿啊?!远处的路一直望到再也望不见了,也就是说把“归来路”都“望断”了,仍然不见丈夫的身影,可见此刻的主人公心中该充斥了什么样的落寞、扫兴、和哀愁哇!

这首词之所以情切意浓,感人肺腑,重要得益于白描伎俩的应用。作品没有引经据典,也没有富丽的辞藻,字字平白,句句朴素无华,却于字里行间饱含着相思之苦,离别之愁,怨别之恨,这些都充足体现了李清照作品清楚如话、语浅情深的艺术特点。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首小令是词人李清照的早期作品,一共六句话,却似一幅图。内容波折而含蓄,语言深美而自然,笔调跌宕而有致。
写景:“雨疏风骤”,雨小而风急;写人:“浓睡”、“残酒”,睡得香甜而残醉未醒;写花:“绿肥红瘦”,绿代指叶,红代指花,暮春时节,叶儿旺盛了,花儿稀疏了;如此精心刻意地选择对峙统一的形象和词语,相彰并比地渲染和形容,给读者更加鲜明醒豁的印象。“绿肥红瘦”一语最为清爽。色泽浓艳,形象真切,从来没有为人道过。象∶“骤”、“酒”、“旧”、“否”、“瘦”,抑扬相间,跌宕入耳。
“卷帘人”指正在卷帘的侍女。“试问卷帘人”,引出女主人公与侍女的一番对话。“却道海棠依旧”,是答语,问语省去,从答语中可知问的是:“经过一夜风雨的海棠毕竟怎么样了?”问答显然不相称,问得多悄,答得淡薄。因答语的漫不经心,逼出一句更加多情的“知否?知否”来。 《如梦令》小词,安置两个叠句短语最难。然而这里的“知否?知否”,口吻宛然,浑成天巧,非圣于词者不能到此。女主人公出于对花的关怀,问得那么认真:出于惜花的心境,驳得那么诚恳。
结句“应是绿肥红瘦”,是她脑中显现的气象和感受。“绿肥红瘦”四个字,无穷凄婉,却又妙在含蓄。蕴积了她对春光一瞬和好花不常的无穷可惜心境;体现了女词人的纯净心灵和文雅情趣。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e79fa5e98193e4b893e5b19e31333330336363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打消。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是一首抒写离情别绪的词,重在写别后的相思之情。上片虽没有一个离情别绪的
字眼,却句句包含,极为含蓄。下片则是直抒相思与别愁。词以浅易清楚的语言,表达
沉思挚爱之情,缠绵感人。全词轻柔自然,歇拍三句尤为内行称赏。词的上阕首句“红藕香残玉簟秋” 写荷花凋零、竹席浸凉的秋天,空灵蕴藉.下阕“花自飘零水自流”,言眼前的落花流水可不管你的心境如何,自是飘零东流.笔调清爽,作风细腻,给景物以感情,景语即情语,景物体现了她的心境,显示着她的形象特点。词人移情入景,借景抒情,情景融合,耐人寻味.

声声慢 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悲凉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赏析
这是李清照南渡以后的一首震撼词坛的名作。通过秋景秋情的刻画,抒发国破家亡、天涯沦落的悲苦,具有时期颜色。在构造上打破了高低片的局限,全词一气贯注,着意渲染愁情,如泣如诉,感人至深。首句连下十四个叠字,形象地抒写了作者的心境。下文“点点滴滴”又前后照顾,表示了作者孤单寂寞的愁闷情感和动荡不安的心情。全词一字一泪,缠绵哀怨,极富艺术沾染力。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打消,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赏析】
这首词作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远离之后,寄寓着作者不忍离别的一腔深情,是一首工巧的别情词作。
词的起句“红藕香残玉簟秋”,领起全篇,上半句“红藕香残”写户外之景,下半句“玉簟秋”写室内之物,对清秋季节起了点染作用。全句设色清丽,意象蕴藉,不仅描绘出四周风景,而且衬托出词人情怀。意境清凉幽然,颇有仙风灵气。花开花落,既是自然界现象,也是悲欢离合的人事象征;枕席生凉,既是肌肤间触觉,也是悲凉独处的心坎感受。起句为全词定下了优美的抒情基调。
接下来的五句次序写词人从昼到夜一天内所作之事、所触之景、所生之情。前两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写的是白昼在水面泛舟之事,以“独上”二字暗示处境,暗逗离情。下面“云中谁寄锦书来”一句,则明写别后的悬念。接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两句,构成一种目断神迷的意境。按次序,应是月满时,上西楼,望云中,见回雁,而思及谁寄锦书来。“谁”字自然是暗指赵明诚。但是明月骄傲,人却未圆;雁字空回,锦书无有,所以有“谁寄”之叹。说“谁寄”,又可知是无人寄也。词人因惦记游子行踪,渴望锦书达到,遂从遥望云空引出雁足传书的遐想。而这一望断天涯、神驰象外的情思和遐想,无时无刻不缭绕于词人心头。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句,承上启下,词意不断。它既是即景,又兼比兴。其所展现的花落水流之景,是遥遥与上阕“红藕香残”、“独上兰舟”两句相拍合的;而其所象喻的人生、年华、爱情、离别,则给人以悲凉无奈之恨。
下片自此转为直接抒情,用心坎独自的方法展开。“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二句,在写自己的相思之苦、闲愁之深的同时,由己身推想到对方,深知这种相思与闲愁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面的,以见两心之相印。这两句也是上阕“云中”句的弥补和引申,阐明尽管天长水远,锦书未来,而两地相思之情初无二致,足证双方情爱之笃与彼此信赖之深。这两句既是分列的,又是合一的。合起来看,从“一种相思”到“两处闲愁”,是两情的分合与深化。其分合,表明此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其深化,则诉说此情已由“思”而化为“愁”。下句“此情无计可打消”,紧接这两句。正因人已分在两处,心已覆盖深愁,此情就当然难以排遣,而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了。
“此情封锁计可打消,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三句最为世人所称道。这里,“眉头”与“心头”相对应,“才下”与“却上”成起伏,语句构造既十分工整,表示伎俩也十分奇妙,在艺术上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当然,这两个四字句只是整首词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并非一枝独秀。它有赖于全篇的衬托,特殊因与前面另两个同样工巧的四字句“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前后衬映,而相得益彰。
点绛唇——[清] 李清照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干,只是无情感!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注释】

点绛唇:词牌名,因南北朝时江淹《咏美人春游》诗中有“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句而来。明·杨慎《升庵词品》曰:“《点绛唇》取梁江淹诗‘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认为名。”

(李清照)

闺:过去年青女子居住的内室。

柔:一作“愁”。

崔花雨:这里指崔花调落的雨。

无情感:心怀抑郁惆怅,没有兴致。

人何处:所怀念的人在哪里?此处的“人”,当与《凤凰台上忆吹箫》的“武陵人”及《满庭芳》的“无人到”中的两个“人”字批准,皆喻指作者的丈夫赵明诚。

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化用《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之句意,以表达亟待良人归来之望。望断,即望尽,以极多次数凝望,一直望到看不见。

【古诗今译】

一个人独处深院闺房,心中总是积郁着千丝万缕的愁绪。怜惜春天,可春天已经促离去了,就在这底本令人落寞难捱的暮春时节偏偏又下起了几点令人烦恼的雨。

倚着栏杆,眺望远方,无论怎样也无法排解心中的忧烦愁苦。心上的人儿,你现在何方?在这枯草连天的季节,望断天涯,何处才是你回家的路啊!

【赏析】

李清照(1084-约1151),南宋女词人,婉约派女作家。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人。父亲李格非为当时有名学者,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早期生涯优裕,与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收拾。金兵入据中原后,流寓南方,明诚病逝世,境遇孤苦。她的词前期多写其安闲生涯,闺情相思,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有的也吐露出对中原的悼念,作风顿变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58685e5aeb931333332613134。情势上善用白描伎俩,自辟蹊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并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大方,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失。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本篇是一首借伤春写离愁别怨的闺怨词,是词人李清照惦记离别的丈夫而作的。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结婚后,二人志趣相投,情感深笃,经常在一起共同校勘书籍,研讨金石文字,以至于到达废寝忘食的田地。夫妻之间如此深厚、默契、美妙的生涯却因丈夫赴职在外而长期分辨,其心坎的感受是可想而知的。这种滋味,她在《凤凰台上忆吹箫》之“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这一词句中也曾有所吐露。

在本篇中,词人通过伤春情景的描述,层层深刻地表达了对丈夫的无穷怀念之情,揭示了怨别与相思这一基础主题。作品分高低两阙,现就词的这一构成特色,按阙逐句领会全词的含义。

上阙,重在写伤春,写主人公面对春天悄然离去之时的无穷伤感的情怀。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作品开篇以抒情笔调切入主题,再现了主人公独守深闺,孤独寂寞,怀念亲人,愁情不绝,柔肠寸断,叫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状。“柔肠一寸”就“愁千缕”,足见主人公寂寞愁苦、深情绵长、怀念之情无可排遣的水平已经到了极致。

“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这是一句经典的环境描述,意在衬托主人公忧愁的心情。底本令人怜惜且最能给人带来盼望的春天却走了,这倒也罢,偏偏又下起了摧残鲜花的暮春之雨,此景中的主人公心绪怎还能好得起来呢。此外,这惜春也蕴涵着词人怜惜青春年华的心理。

下阕,重在写伤别,抒写主人公对心上人强烈的怀念和盼归之情。

“倚遍栏干,只是无情感!”独处深闺,浮上心头的是“寂寞”,是“柔肠一寸愁千缕”,无奈之下,只好走到闺房外面,看看外面的景致,也好排遣心中的忧烦愁思。可是“倚遍栏杆”,极力凝望远方,毕竟还是没有好心绪。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自己的丈夫远在他乡,望不见,心思又放不下。由此景此情引出下文的“人何处”,此为由景及人之蓄势与铺垫。

“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这一句是写主人公遥望远方,渴望丈夫归来的情况。上文的凭栏远眺,看到丈夫归来的影子了吗?没有,目所能及的只有苍苍远山,只有茫茫春水,只有“连天衰草”,人在哪儿啊?!远处的路一直望到再也望不见了,也就是说把“归来路”都“望断”了,仍然不见丈夫的身影,可见此刻的主人公心中该充斥了什么样的落寞、扫兴、和哀愁哇!

这首词之所以情切意浓,感人肺腑,重要得益于白描伎俩的应用。作品没有引经据典,也没有富丽的辞藻,字字平白,句句朴素无华,却于字里行间饱含着相思之苦,离别之愁,怨别之恨,这些都充足体现了李清照作品清楚如话、语浅情深的艺术特点。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
沉坠不知归路。
尽兴晚归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下载百度知道APP,抢鲜体验 应用百度知道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 扫描二维码下载